回放经典!阿根廷队在马拉多纳时代世界杯经典比赛背后的故事

  二十世纪的阿根廷经济在经历了世纪之初的辉煌岁月后,随着世界大战和那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后陷入了挣扎,政权的不断交替非但无法令阿根廷走出低谷,反而越陷越深,但阿根廷人对足球的狂热却丝毫未减。

  1960年10月30日,一代球王马拉多纳出生在拉普拉塔河南岸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在世纪之初有着南美巴黎的美誉,但这些与马拉多纳的童年无关,他生活在这个城市郊区的一个叫比拉菲奥里托的地方,这里是穷人的聚集区,马拉多纳的英雄主义情结和他未来所经历的一切与他儿时的生活环境密切相关。

  马拉多纳儿时生活不再赘述,“有史以来最具足球天赋的天才”,这是阿根廷人对小马拉多纳的评价,很快他成了整个阿根廷家喻户晓的人物。

  马拉多纳生活的时代是阿根廷军政府统治时期,在阿根廷这个国家,足球从来离不开政治,马拉多纳自然的受到了当时当权者的关注。

  1976年,拒绝了河床队邀请的马拉多纳代表阿根廷青年人队参加阿根廷甲级联赛,这一年他仅有16岁,只用了两个赛季,阿根廷青年人队脱胎换骨,从第20名到第4名,马拉多纳也在他18岁的那一年加冕了阿甲联赛最佳射手称号,而早在前一年,马拉多纳就入选了梅诺蒂带领的国家队。

  1978年的世界杯赛在阿根廷本土举行,18岁的阿甲最佳射手马拉多纳充满了期待,有马拉多纳有关的世界杯故事从这里讲起。

  马拉多纳没有想到,与自己情若父子的梅诺蒂在最后时刻将他排除在了1978年世界杯阿根廷队大名单之外,理由是马拉多纳年龄太小了。时至今日,大多数人对于这样的结果为马拉多纳鸣不平,贝利和后辈罗纳尔多参加世界杯时比马拉多纳还要小一岁,为什么马拉多纳不能?

  解释这个问题,要从当时的政治背景说起,1976年阿根廷军队通过武力夺取了政权,阿根廷进入军政府独裁统治时期,当政者魏地拉将军开始残酷异己者,那一时期是阿根廷历史上最恐怖时期,对于独裁者而言,他们需要用这一次世界杯提升自己在阿根廷民众中的威望,以洗白罪行。而对于阿根廷民众而言,他们也想通过世界杯向全世界传递一个反抗独裁的信号。

  回到阿根廷队,时任主教练梅诺蒂是最具争议的人物,有人说他是主义者,在更衣室他对球员说,“我们不是为那些坐在贵宾席的军官踢球,我们代表的是人民,是自由,而不是独裁”,也有人认为梅诺蒂一直做着效忠军政府的事情。

  现在看来,18岁的马拉多纳远离了1978年世界杯赛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是梅诺蒂出于保护,还是真如他所说,“迭戈的年龄太小了”,可能只有梅诺蒂自己知道。

  1978年世界杯在这样的背景下到来了,阿根廷人将对独裁者的愤怒全部倾泻在赛场上,也造就了阿根廷世界杯是史上最狂热的一届世界杯。

  阿根廷队小组赛输给了意大利队之后,不得不在第二阶段与秘鲁、波兰和死敌巴西队争夺唯一一个晋级决赛的资格,第一轮巴西三球战胜秘鲁,阿根廷2球战胜波兰,第二轮两队战成0:0,第三轮巴西率先出战,2球击败波兰,而阿根廷队想力压巴西最后一战需净胜四球,对手秘鲁队并非不堪一击,小组赛他们两胜一平力压强大的荷兰队获得小组第一。

  这是一场诡异的比赛,两支球队在全世界的注视下上演了一场丑陋的比赛,6:0的比分令巴西队欲哭无泪。

  1978年6月25日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纪念碑球场,阿根廷队在加时赛中连进两球,3:1战胜荷兰队,历史上第一次捧得世界杯,尽管全世界都认为这是“偷来”的世界杯,阿根廷的独裁者们依然欣喜异常。

  关于这场比赛,让人记忆犹新的画面包括,满场飞舞的白色条带和废纸屑,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满球场的军警,肯佩斯进球后张开双臂欢呼,还有荷兰人在颁奖台上拒绝与独裁者握手,当时参加这场比赛的荷兰球员雷普后来讲述,“太可怕了,我们只想早点结束比赛,从那里离开”

  在肯佩斯进球的背后是荷兰队的球门,球门的下部赫然出现两个黑环,那是球场工作人员在赛前用黑色油漆漆上去的,阿根廷人在用这样的方式记录着独裁者的滔天罪行,距离球场不远就有关押政治犯的地方,在那里每天都有人死去或莫名其妙的失踪。

  阿根廷队赢得了世界杯的冠军,同时也在阿根廷人的心里留下了一道伤疤,那种痛只有阿根廷人才懂。

  在经历了1979年世青赛的辉煌之后,马拉多纳已毫无疑问地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员之一,但入选82年西班牙世界杯阿根廷队还是费了一些周折,队长帕萨雷拉一度主张不让马拉多纳入队,这位将纪律严明看作无比重要的铁血队长看不惯马拉多纳骄傲自负的性格和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踢球方式,这一次,梅诺蒂站在了马拉多纳的一边。

  1982年的阿根廷当权者是加尔铁里将军,当时的阿根廷经济在军政府的统治时间内每况愈下,阿根廷人怨声载道,当权者为了掩盖矛盾,将目标对准了马尔维纳斯群岛。

  1982年4月,阿根廷军队突袭马尔维纳斯群岛,一度占领了全岛,消息传到阿根廷国内,阿根廷人热血沸腾,政府的声望达到了顶峰。英国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马岛战争正式爆发,至1982年6月,英国反攻,阿根廷战败,双方签订停火协议,在这场战争中,数百名阿根廷年轻人永远的长眠在马尔维纳斯群岛。

  1986年6月,阿根廷队在当权者炮制的“马岛战争取得胜利”的谎言中开赴西班牙,整个阿根廷沉浸在亢奋的状态下,加尔铁里将军在玫瑰宫宴请阿根廷全队为他们壮行,事实上,自从军政府取得阿根廷政权以来,足球就与政治联系在了一起,历任当权者都试图利用球员的影响力来扩大自己的声望,对这时的加尔铁里将军来说,年轻的马拉多纳无疑是扩大自己声望的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事实上,在出征西班牙之前马拉多纳也没有让加尔铁里失望,多次在镜头前向民众表态,他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阿根廷卫冕世界杯。

  初登世界杯赛场的马拉多纳遇到了欧洲红魔比利时队的残酷防守,未来球王一次次被对手放倒,阿根廷队0:1输掉了比赛。

  阿根廷队输球是在6月13日,第二天的6月14日,阿根廷驻军司令梅南德兹少将向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摩尔少将投降,马岛战争以失败告终,加尔铁里下台。但这样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千里之外的西班牙。

  在接连战胜匈牙利和萨尔瓦多队之后,阿根廷队在第二阶段分进了死亡小组,对手是意大利队和冤家路窄的巴西队,只有获得第一才有机会晋级四强。

  与意大利队的比赛,马拉多纳遭到了詹蒂莱的凶狠防守无从发挥,意大利队早早攻入两球,阿根廷队仅在83分钟由队长帕萨雷拉扳回一球。

  次战巴西,阿根廷已无退路,但在如日中天巴西中场四重奏面前,想取胜谈何容易,在巴西队攻入第二粒入球后,阿根廷队彻底心态失衡,年轻气盛的马拉多纳在中场的一次争夺中,抬起一脚踹向巴蒂斯塔,换来一张红牌……

  国家战败投降,唯一的精神寄托他们引以为傲的足球队也以耻辱的方式结束了世界杯,1982年的冬天令阿根廷人刻骨铭心,他们的怒火无从发泄,年轻的马拉多纳成了替罪羊。

  又是一个四年的时间,马拉多纳经历了西班牙的惨痛经历后来到了那不勒斯,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自己该有的样子,他将带领阿根廷队再度冲击墨西哥世界杯。

  这一次的主帅是比拉尔多,而帕萨雷拉依然在队中充当领袖的作用,这在马拉多纳看来是不可能的,阿根廷队只能有唯一的领袖,那就是马拉多纳,此时的马拉多纳已经26岁,正值巅峰期,比拉尔多当然知道马拉多纳的重要性,出征之前,比拉尔多确认马拉多纳出任球队的队长,帕萨雷拉愤然离队。

  这是一届个人英雄主义的世界杯,巴西和法国的超级巨星们已经老去,马拉多纳是唯一的主角。

  显然,这场比赛已经远远超出了足球比赛的范畴,阿根廷人永远忘不了4年前那个不堪回首的冬天。

  踏进阿兹特克球场,不知道马拉多纳的内心是否充满复仇的情绪,可以确定的是他深知这场比赛的意义,除了取胜别无他路。

  英国人表现出了惯有的绅士风度,博比罗布森说,将足球场上的对决与战争联系在一起讨论,不是我的风格,战争与今天的比赛毫无关系。

  这是一场经典的世纪大战,过程不需赘述,从魔鬼到天使,马拉多纳只用了一场比赛,战胜了英格兰队的马拉多纳如释重负,此时的阿根廷队已势不可挡。

  马拉多纳带领的阿根廷队一路过关,在以3:2战胜联邦德国队之后,为阿根廷队第二次捧起了冠军奖杯。

  对于多数阿根廷人来说,这个冠军才是真正的冠军,从此时开始,马拉多纳已经成为阿根廷的民族英雄。

  马拉多纳手捧大力神杯在玫瑰宫的阳台上站在阿根廷第一位民选总统阿方辛身边向五月广场上的民众疯狂呼喊的镜头已成为历史的经典。

  那不勒斯,一支在意甲联赛中长期处于中下游的南方球队,在球王的带领下脱胎换骨,四年内两夺意甲联赛的冠军,要知道,意甲联赛是当时的欧洲第一联赛,在欧战赛场,那不勒斯队同样取得突破,88-89赛季登顶联盟杯。

  球场上辉煌无比的球王在场下却为他桀骜不驯的性格付出了代价,这四年的马拉多纳开始不断的与丑闻联系起来,吸毒、黑手党……

  视马拉多纳为城市英雄的那不勒斯人也渐渐对这位不断制造事端的球王失去了耐心。

  当那不勒斯队在89-90赛季第二次登顶意甲时,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人心中的地位已与第一次夺冠完全不同而语。

  首战喀麦隆,在米兰圣西罗球场漫天的嘘声中,阿根廷队惨遭滑铁卢,0:1输给了非洲对手,马拉多纳开始意识到未来的艰难。

  八分之一决赛再遇老对手巴西队,已不可同日而语的阿根廷队死守半场力保球门不失之后,球王终于等来了机会,在对手的围堵下为卡尼吉亚送出单刀球,绝杀巴西!

  在四分之一决赛点球淘汰星光熠熠的南斯拉夫队后,马拉多纳回到了他熟悉的那不勒斯圣保罗球场,半决赛的对手是东道主意大利。

  这是世界杯史上最奇怪的一场比赛,看台上的那不勒斯人心里的矛盾体现的淋漓尽致,直到比赛的最后,他们终于意识到应该让自己的祖国获得胜利,但此时为时已晚,120分钟战成1:1。

  扑点球专家戈耶切亚连续扑出多纳多尼和塞雷纳的点球,阿根廷队奇迹般的闯进了罗马奥林匹克球场进行的最后决赛!

  依然是四年前的对手联邦德国队。不同的是对手比起四年前更加强大,没有人看好球王率领的这支有点老弱病残的球队。

  期待东道主闯进决赛的意大利人不出意外的将嘘声送给了马拉多纳和他的阿根廷队,在漫天嘘声和对手强大的进攻压力下,阿根廷队顽强坚持了83分钟。

  主裁判的哨声响了,一个也许是莫须有的犯规动作改变了局势,这一次戈耶切亚没有成为救世主,布雷默稳稳的将球射进了阿根廷的球门,1:0的比分直到终场!

  倔强的马拉多纳在赛后的领奖台上拒绝了阿维兰热伸出的手,他将这一切归咎于国际足联的阴谋,也就此交恶国际足联。

  1991年3月17日,那不勒斯队主场1:0战胜巴里队的赛后尿检中查出了可卡因的成分,球王被禁赛15个月,这是不是意大利对于世界杯被淘汰的蓄意报复?

  1994年,顽强复出的马拉多纳再次入选了阿根廷队参加美国世界杯。6月26日阿根廷队2:1战胜尼日利亚队后的尿检中,查出了麻黄碱的成分,球王又一次被禁赛15个月,这一次是致命的一击,这是不是国际足联的阴谋?

  这一切都随着球王的离去成为了永远的迷,而球王在世界杯的赛场上留下的落寞背影成为永恒的记忆。

  球王的离开令阿根廷队军心涣散,八分之一决赛,他们以2:3不敌罗马尼亚队,早早的告别了美国世界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