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斯堡惨案真相纪实:足球历史最黑暗一天

  突然,有人发现身边的人死了,眼珠凸起,舌头外吐。有些孩子被吓得大小便失禁,恶臭的味道开始弥漫。不少人冲着铁丝网前值勤的警察大喊,让他们把门打开。但警察们似乎钉在原地、不为所动。如果这时在场值勤的警察能尽快打开铁丝网上的小门,放球迷进入场地,还能挽救不少生命。但他们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赛前从杜肯菲尔德处接到的命令是:未经允许,绝不能开门放出任何一人。他们遵守命令,原本是为了阻止足球流氓入场后造成破坏性结果,但在发生了比足球流氓更可怕的死伤事件时,这些警察却拘泥于死命令,而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性。从上至下,从杜肯菲尔德到一个普通警员,这条死命令被严格地贯彻了。

  这时,人们只能自己想办法求生。有些球迷试图翻越铁丝网逃离死亡陷阱,却被警察推了回来。一个名叫埃迪斯皮里特的球迷当时和儿子亚当被挤迫在4号小区的铁丝网上,在他们面前隔网站着一名警察。埃迪回忆说:“我向他大喊要他开门把亚当放出去,他却站着一动不动。”大批球迷面部发青变绿,开始窒息死去,比赛却在继续进行。场内一些摄影记者兴奋地跑上来对着垂死挣扎的球迷拍照,更多的警察和警犬也冲到了铁丝网旁,但他们是受命来堵截球迷冲入赛场的。尸体开始在看台上堆积,有些人不敢再看身边渐渐冰冷的躯体,开始控制自己的呼吸……在靠后位置的一些球迷被上层看台的球迷拉上去得以逃生,一些人回忆说:“有人一直在把我们往上拽,我的朋友和我都被拉了上去,但那时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侧的球迷则翻越了侧边铁丝网,爬到了一半空着的两侧看台上。“有人帮了我一把,我可以爬上去。我当时就想,只要能够不死,就算被铁丝钩破皮也没啥大不了。”

  事实上,除了最前方受到影响最大的球迷,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已经开踢的比赛上。一些站台前方的球迷开始翻越铁丝网逃生,这时候,铁丝网中的一个小门被冲开了,一些球迷通过这个通道得以逃离,其他人继续翻越铁丝网。最后,铁丝网在人们的重压下终于倒塌了。后面的人也顾不上踩着死人还是活人,纷纷冲进了球场。直到此时,愚蠢的杜肯菲尔德还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还在固执地认为这是“入侵球场”事件,要求所有警员迅速做好防范措施。

  直到3点6分,当警官们陆续赶到铁丝网前,他们才发现了真实情况:一些紧贴着铁丝网的人,皮肤已经变成青紫色,眼睛已经失去了生气。这时警察才如梦方醒,急忙通知裁判中止比赛,开始救人。一些警察从2号小区翻进3号小区去救助伤者,而一名警官发现栅栏的大门仍未打开,于是他大声告诉一名资深警官去打开大门。大门一开,警员们才能进入事发地进行搜救。这时候,将死人和活人分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幸存者也有很多失去了意识,生命体征微弱,需要警员的仔细甄别。有个年轻人还在喘气,但他颈部以下都埋在人堆里,而且正好卡在铁丝网下方的水泥墙里,警员扇了几下他的脸才让他苏醒过来。

  当南约克郡警察局副局长找到杜肯菲尔德询问为何要停止比赛时,后者的回答居然还是含糊不清的“可能是球迷入侵球场事件”。3点15分,当足总官员格雷厄姆凯利和格伦基顿以及谢周三俱乐部秘书麦克雷尔来到指挥中心时,杜肯菲尔德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利物浦球迷身上。几分钟后,凯利又将这一谎言转述给了全世界媒体:令人震惊的灾难发生了,利物浦球迷要为此负全责。

  杜肯菲尔德一直遮遮掩掩,缺乏果断的决策,现场救援工作相当混乱。由于球迷们拥挤得太厉害,导致一些人压迫式窒息,球场上开始到处都是呼吸困难、大汗淋漓或挤压受伤的人们,也有一些死者。警察、安保人员和急救设施都已经被死伤者淹没,没有受伤的球迷开始帮助救死扶伤,有些人在尝试人工呼吸,有些人把广告牌改装成临时担架……

  与此同时,一些警官还在坚定不移地执行着保卫球场另外三个角落的任务,阻止利物浦球迷接近诺丁汉森林球迷。森林球迷最初以为只是利物浦球迷闯入了场内,在获知可能发生了死伤惨剧后,一些球迷尝试冲破警方的人墙,把受伤的球迷抬到救护车上去,却被驱赶回来。警员先要把滞留在通道里的球迷分散出去,这些人当时还不知道发生了惨剧。

  3点17分,第一批死伤者被送到附近佩尼斯顿路上的体育馆。令人费解的是,死伤者没有通过救护车被尽快送往医院救治,而是转运到一个没有医疗功能的体育馆,耽误了宝贵的救治时间。后来有44辆救护车陆续抵达球场外,但警察只放行了一辆。由于死伤者太多,这唯一一辆“救命车”只能不停地折返将死伤者运出球场。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一名伤者被抬上救护车时,被诊断已经断气了,又一名垂死伤者被运了上来,第三名伤者已经无法上车了。因为时间不允许再等下去,这辆载着一名死者的“救命车”就这样疾驰而去。

  从3点6分到3点45分,利物浦主帅达格利什通过球场广播高呼,要球迷保持镇静。杜肯菲尔德惧怕宣布真相会引起球迷的“怒火”,直到4点才给出正式的说法。而此时,在西看台对面的森林球迷开始为利物浦球迷拯救生命的行为鼓掌。

  3点45分左右,一名开始在现场治疗的医生被叫到体育馆去检查死者,确定死亡人数。25分钟后,他检查确定了遇难者人数为20人。最后96名死者中,只有14人被送往医院,其中12人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4点,南约克郡总警司阿迪斯抵达球场,与警方高层会晤。5点,验尸官波佩通知阿迪斯,所有尸体必须留在原地,等待拍照和确认身份。6点45分,验尸官到达,确定验尸步骤。9点30分,在做好各项准备后,漫长而又苦痛的辨明身份过程开始了……94名球迷在当天失去了生命,766人受伤。4天后,死亡人数增加到了95人,14岁的李尼科尔在医院去世。1993年3月,昏迷近4年的托尼布兰德也离开了人世。96名遇难者中有年届70的老人,还有一个刚满10岁的儿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